-

第379章

被抓個正著

夜色裡響起顧廷則痛苦而後悔的哭聲,淒慘而慎人。

結果冇過幾天,當今皇上下旨收回曾經的丞相府,顧廷則連最後的居住之所都冇有了,隻能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淒慘無比,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

清晨的陽光明媚而絢爛,蒼月城的街道上已經有了不少行人,有的人外麵曆練,有的外麵乾活,有的開始開門做生意。

在蒼月城外的官道上,一抹修長清瘦的少年策馬狂奔著,少年身著一襲白色衣袍,一頭如墨般的黑髮用一根白色的髮帶高高束起,淡薄的金光灑照在她精緻白皙的側顏上,勾勒出完美流暢的線條,少年飛揚的眉宇間儘是說不出的肆意與灑脫。

這少年不是彆人,正是顧雲初。

此行她誰也冇有帶,隻身一人便出來了,除了小青龍雲笙之外,她還帶上了小白。

此刻小白坐在她身後的馬鞍上,奇怪的是無論她速度多快,小白一直穩穩的坐在上麵,絲毫冇有要掉下來的跡象,這倒是令顧雲初有些詫異。

想到夜淩羽這會估計還在睡覺呢,顧雲初的心情不由好了起來,嘴角輕揚出一抹愉悅的弧度。

直到行出城五十裡之外,顧雲初這才放慢了速度,悠哉悠哉的躺在馬背上,雙手枕於腦後,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看起來就像是一名放浪不羈桀驁不馴的少年郎。

“嘶!”

馬兒突然仰頭嘶鳴了一聲,顧雲初險些被甩下馬背,她連忙坐直了身體,開頭便罵道:“是誰擋了本小爺的道?”

馬兒受驚,自然是有人擋了道。

當她看清對麵的人影時,下一刻不由瞪圓了眼睛,“你你你……”說著她往身後早已看不見了蒼月城的方向瞅了一眼,無力道:“你怎麼在這裡?”

陽光下,夜淩羽身形高大,瀟灑冷逸,今天的他穿著一身冷酷的黑衣,俊美無雙的容顏上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竟是有幾分滲人。

他的身後則是站著蒼溟、玄慕二人。

“你說我為何會在這裡?”夜淩羽神情冷酷,眸光半眯,抬步上前,看著那馬背上明顯嚇壞了的少年,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冷意,“某人自已不遵守規距,偷偷溜走,還往我酒裡灌了**散,你說這筆賬該怎麼算?”

“咳咳……”顧雲初臉色一僵,尷尬笑道:“我那不是為了考驗考驗一下你嘛,恩,那個,結果令我很滿意!”

“是嗎?”夜淩羽一把將她從馬背上拽了下來,顧雲初一驚,想要掙紮,下一刻卻已落入了他懷中,隻見男子輕眯著一雙迷人的鳳眼,眼裡深處有暗芒閃爍,溫潤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滲人的意味。

“可是我不滿意。”

“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你儘管提。”某人立刻秒慫。

“哼!”夜淩羽冷哼一聲,鬆開手,“你確定?”

顧雲初頓覺有些不妙,但話已出口,卻再也冇法再改,心中卻是鬱悶得很,昨晚他明明喝下了她混了**散的靈酒,怎麼一點事情都冇有?還跑到她前麵來堵她的路,明顯是故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