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5章

皇宮赴宴(14)

“臭丫頭,給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可就彆怪本長老不客氣了!”杜洮再次怒喝一聲,手中劍芒一揚,一道淩厲的劍氣瞬間襲出!

顧雲初腳下步法閃動,連忙避開,杜洮在身後緊追不捨,凶猛的劍氣鋪天蓋地般襲來。

看到這一幕,李生的一顆心懸得更緊了,隻見那抹淺紫色的身影多次險險的從那些淩厲的劍氣下逃出,要是再晚一分,就會被那些可怕的劍氣刺破身體……

“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的話,未免太弱了!”不知道何時,顧雲初停止了逃走,隻見回過身黑亮的雙瞳間蘊著一絲冰冷與不屑的看向身後的杜洮。

話落,一股強悍的威壓從少女纖細的身影中瀰漫而出,隻是一瞬間杜洮便感覺到了那駭人的威壓,有一瞬間的失神與心悸。

“哧!”

一聲哢嚓的斷裂聲傳出,那大長老震驚的睜大了雙眼,看著她手中那把泛著寒光的龍鱗劃破了他的手臂,鮮血如柱般噴湧而出!

“嘶!”

“啊!”

杜洮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手臂上的疼痛令他差點昏過去,手中的長劍也哐噹一聲掉在了地上。

嘩!

全場嘩然,一片死寂。

這個少女到底是什麼實力,竟然連杜洮都不是她的對手!

“你究竟是什麼實力?”杜洮臉色慘白,滿眼驚駭的看著顧雲初問道。

顧雲初清美的臉龐漫著一絲輕蔑不屑的冷光,纖細的身影上瀰漫著一層冷傲狷狂的氣勢:“我是什麼實力,你不必知道,你隻要知道你不會是我的對手就夠了!”

“故弄玄虛!”杜洮怒哼一聲,他的臉色愈發陰沉,“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根本不是築基境,而是開光境大圓滿境界,你一直隱藏了自已的實力,想要以此讓我放鬆警惕,好打敗我,你還真是卑鄙!”

杜洮的話似是在人群中炸開了一個驚雷般,一個個目瞪口呆。

什麼?

她不是築基境初期,而開光境後期?

嘶!

這怎麼可能!

這絕不可能啊!

十五歲的開光境後期,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她擁有絕世天賦啊!

這樣的天賦足以和十大宗派的天才弟子或是那種隱世家族的嫡係傳人相媲美了吧!

“不……這不可能……她怎麼可能會是開光境後期……”南宮玲兒臉色一片慘白,眼裡深處湧動著深深的嫉妒與怒火,那模樣彷彿見鬼了一般。

可是,資料上明明記載的是她隻是剛剛突破到築基境不久啊!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再次突破?還是兩個大境界?就算是一直磕靈藥也冇有這麼快的!

李生緊懸的心不由鬆了一半,這才發現他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時早已經被濕透了!同時他心中暗自震驚著,原來雲初姑娘竟然是開光境後期!

嘖嘖嘖,小小年紀不但修煉天賦如此出眾,就連醫術也是絕世無雙,更是煉得一手極品藥液,難怪就連夜公子那樣的人也被她深深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