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5章

抱歉藥師走了

那隨從抬頭震驚地看了一眼顧雲初,又快速將頭低了下去。

顧雲初視若無睹。

既然她無心接見,陳長老當然不會勉強,於是他笑道:“那就讓老夫前去看看,皇甫家族前來所謂何事。”

顧雲初頷首,陳長老就跟著隨從快步離去。

……

皇甫長威等人已經在藥師公會打聽等了好一會兒,正有些急躁時,陳長老終於姍姍來遲。

他快步走到陳長老跟前,拱手就道:“陳長老,老夫今日來特意求見那位大師,還請長老替老夫通傳一聲,老夫無論如何也希望大師能救小兒一命啊!”

他神色焦急,這時候也顧不得麵子不麵子了,對陳長老連番施禮。

陳長老想到顧雲初的話,雙目一閃,微微一笑,道:“皇甫家主來得實在不巧,就在剛纔,那位大師已經離開了。”

“什麼?怎麼這麼快!大師才煉製了藥液,難道不要調息休養一番嗎,陳長老,莫不是大師冇有看到酬勞,所以不願意見本家主?陳長老可以通傳大師,讓她且放心,不管張家主了多少籌酬金,本家主所給的酬勞,一定不會比張家主的少。”

說著,他就取出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陳長老。

“這裡是一億金幣,若是大師肯出手為我兒醫治,事成之後我還會再奉上更多,還望陳長老通傳一聲!”

“實不相瞞,不是酬金的問題,而是那位大師真的已經離去了,令公子的傷勢,皇甫家主還是請彆人來看吧。”陳長老搖頭,聲音沉穩有力,卻一字一句像是砸在了皇甫長威的心口上。

真的走了?

如此,他兒子要怎麼辦!

他看陳長老的樣子,實在看不出對方是在騙他,於是有是絕望,又是憤恨,失魂落魄地走出了藥師公會。

此時等在外麵的蔣氏和皇甫茗音立刻圍了上去。

“怎麼樣啊老爺?那為大師怎麼說?軒兒的傷情到底能否醫治?若是可以,我們現在就回家去準備靈石,再送來公會裡。”蔣氏滿眼期待地看著皇甫長威。

“是啊爹爹!大師必定是統一接診了吧?”畢竟我們出的酬勞這麼豐厚,皇甫茗音跟著道。

皇甫長威見此心中一痛,咬牙道:“陳長老說,那位大師……已經走了。”

“什麼!走了?”蔣氏眼眶一瞪,目眥欲裂起來,隨後她眼中立刻湧上了一抹急躁,道:“許是那位大師不嫌棄酬勞不夠多,我們這就回去取,再回去取一億金幣來!”

皇甫長威閉上眼睛,一把將蔣氏拖了回去。

幾人剛打道回府,走出了不到十來步,皇甫茗音就眼尖看到街上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

她眼睛一張,立刻對身邊的十幾個隨從大喊一聲:“給本小姐抓住那人!就是她!是她害得我三弟被打得如此淒慘的!爹爹,千萬不要放過此人!”

顧雲初隻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道尖利而又熟悉的聲音,然後很快就有十幾個身穿勁裝的護衛從她的四麵八方圍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