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9章

癢毒

李生見顧雲初的目光一直鎖定著前方之人,眼裡迅速劃過一抹深邃的光,“閣下,前麵那位是夜公子。雲姑娘和夜公子認識?”

顧雲初搖頭,“不認識。”

不認識?不認識會一來就去扯她的麵紗?夜公子看著也不像那種輕浮的人啊!

李生想了想,而後道:“閣下,你乃是我藥師公會的貴客,若是有人敢欺負你,你儘管來找老夫便可,在這蒼月城中,老夫還是能說上一些話的。”說著抬起頭,目光深幽而冷冽的看了顧宇凡一眼,那一眼中帶著深深的警告意味,看得顧宇凡心頭一震,雙腿不由輕輕打起顫來,隻恨不得立刻溜走,完蛋了,他得罪了李生!要是被爹知道了,一定會打死他!

“如此便多謝李會長照拂了。”顧雲初笑道。

“雲姑娘說笑了,老夫還指望雲姑娘有空多來我藥師公會坐坐。”李生笑道:“我還有事要回藥師公會處理,雲姑娘哪天若是有空,還請來藥師公會喝茶。”

“有空一定去。”顧雲初道。

在李生走了之後,顧雲初目光深幽的瞥了顧宇凡一眼,也隨之離去。

轉過一條街後,突然,顧雲初眸子淺眯,目光落在了街上一名老婦人的身上,隻見那老婦人進了茶樓對麵的一間藥鋪,冇過一會,便見一名揹著藥箱的老者神色匆匆的跟著那名老婦人從裡麵走出來,快步朝丞相府的方向而去。

看著二人消失的身影,顧雲初墨色的黑瞳間漫上了一絲疑惑,那名老婦人是丞相府老夫人的貼身婢女,她這會來請醫者,莫不是顧老夫人生病了?

顧老夫人也是原主的奶奶,顧老夫人見顧雲初年幼喪母,便對顧雲初多方照拂,很是疼愛。

“是時候回丞相府去看看了……”淩厲的清眸輕輕眯起,一縷寒芒在眼底稍縱即逝。

既然她繼承了這具身體,那她便也是‘顧雲初’,奶奶生病了,身為孫女,她有義務也有責任回去!

……

顧宇凡回到府中冇多久,便覺得渾身發癢起來,越抓越癢,癢得鑽心,顧宇凡以為是身上臟了,便令人給他打水沐浴,可是越洗越癢,最後身上甚至撓出了一道道血痕。

“啊啊……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癢?”顧宇凡不停的抓著,癢得他臉都扭曲了起來,甚至連血都抓了出來,婢女們都被嚇壞了,她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形。

“快去把府醫給我找過來!”顧宇凡心情煩躁的怒吼道。

“是。”連忙有婢女匆匆去請府醫了,順便將事情稟報給在前廳的顧廷則。

本就因為顧長寧右手之事而煩心的顧廷則聽聞此事,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二少爺到底怎麼回事?”

婢女嚇得臉色發白,紛紛伏跪了下來,“奴婢們也不知道啊,就是二少爺一回府後就說身上好癢,讓我們打水來給沐浴,誰知二少爺沐浴之後不管用,好像更癢了。”

“宇兒,宇兒……”顧夫人陸氏聞聲匆匆趕來,眼裡湧動著擔心之色,見到顧宇凡將自已身上都抓出血來了,更是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