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7章

怪症

無雙聞言,立刻掩嘴而笑,眼中浮出了一片幸災樂禍,還挑眉看著皇甫茗玥,神情上說不出的嘲諷和得意。

皇甫茗玥神情尷尬,在那一瞬間,險些表情都變得猙獰起來。

她扯了扯唇,忍住了內心的瘋狂和惱怒,應了聲是,眼睜睜看著雙兒以勝利者的樣子,挽著納蘭行雲攜手而去。

回到芙蕖園的皇甫茗玥,氣得當場摔碎了一個茶盞。

“這個小賤人!敢笑話本宮?她居然敢!”皇甫茗玥胸口不停起伏,簡直要瘋了!

“娘娘!生氣是小,氣壞了身體可就白白便宜了那個賤女人了!”

婢女苦苦勸誡。

“你都聽到了,你看她今日猖狂的那個樣子,連本宮都敢嘲笑,簡直是反了天了!”皇甫茗玥氣不打一處來,又狠狠扯碎了寢殿裡的帷幔,撕地滿地都是。

其他的幾個伺候起居的宮女,立刻神色驚慌,跪了下來,都不敢抬頭看皇甫茗玥。

娘娘自前不久外出回來,加上皇甫家出了那樣的變故,最近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暴躁,一改昔日溫柔的樣子,好可怕。

尤其是這幾天服侍她的時候,已經有兩個人被杖則處罰,險些丟了命。

她們見狀,越發把頭埋得更低,恨不得皇甫茗玥再也看不見她們的好。

“你們都出去!”

那些婢女如獲大赦,逃也似地退了下去,隻留下了她身邊的貼身丫鬟。

皇甫茗玥發泄了一會兒,拉長了臉,麵容陰沉,往妝奩前一坐,望著鏡子裡怒火難擋的那張容顏,再想到納蘭行雲不久前說的話,一把將鏡子掃落在地。

“殿下一定是惱了父親,要不是這樣,他絕對不會如此對我,海棠,你說本宮該怎麼辦!”

皇甫茗玥咬牙切齒。

可是偏偏皇甫長威入獄的事情已經發生,她再也無力去挽救。

但要是不做點什麼,豈不白白便宜了柳無雙那個賤-女-人!

還有,她身上的那股怪味!

想到這個,她眼中更是迸出了一抹躁怒。

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身上突然生出了惡臭之味,她原本還以為是沾惹了什麼臟東西,接連沐浴了三次,那味道卻像是附在她身上一樣,怎麼也不能消退。

更讓她慌亂的是,這種怪味還有越來越重的趨勢,就像是屍體腐爛一般!

她這段時間,連請了五個藥師,全都束手無策,讓她心慌不已。

“海棠,你說本宮是不是真的得了怪病?若是本宮治不好這病,本宮可就真的完了!”皇甫茗玥臉上溢位一抹慌亂,死死地抓住海棠。

“不會的!娘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可以治好的!”

海棠神色堅定,“娘娘!還有一個辦法!”

“還能有什麼辦法,就連藥師總工會的藥師我們都請了好幾個了,府上的藥師更是冇有辦法,普天之下,除了那位消失許久的仙醫,還能有誰能救本宮怪症……”

皇甫茗玥喃喃,她甚至還向藥師公會打聽仙醫的下落,可卻被告知,仙醫知去向。

之前她也曾想方設法,想要找到那個仙醫,收入麾下,卻再也找不到那個仙醫的蹤跡,就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