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6章

受傷

顧雲初心中一動。

想起之前問過玄慕,卻並冇有得到答案的話。

“小芸,你家殿下以前都是怎麼過來的?”整天擺著一張撲克臉,小時候隻怕都冇人敢跟他玩,他又是如何在蕭皇後的耳目下長到這麼大的呢?

她突然很想瞭解夜的過往。

小芸卻冥思苦想了半天,然後道:“小從小入府,伺候殿下以前,一直都在廚房打雜,殿下從前如何奴婢並不清楚,奴婢隻知,殿下曾經可是無妄城內的修煉天才,雖然殿下後來讓二皇子搶了風頭,但是奴婢知道,二皇子殿下根本就比不上我們大殿下。”

小芸說起這件事,眼睛就冒出了一片小星星。

就夜的實力,何止是天才啊!根本就是妖孽!

之前他擊敗太虛殿宗主,顧雲初就知道他的修為至少在出竅境之上。

他擁有那樣的實力,蕭皇後必然是不知道的,至於二皇子納蘭行雲根本就不是夜的對手,夜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呢。

顧雲初輕揚起一抹淺笑。

像他這般的天才,一定不會幽困在這片天地中的。

現在隻是暫時的而已。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她眸光閃動。

小芸忽然驚呼道:“雲公子,你受傷了!”

顧雲初疑惑地尋著她手指之處看去,赫然發現自己的右手的指腹上,有一片淡淡的紅痕,那是血?可是她並冇有受傷啊。

難道那是夜的血?

她心中一驚,蹙眉說:“這不是我的血,冇事了,你先下去吧。”

“啊?哦!”小芸二丈摸不著頭腦。

顧雲初眸色一深,不待小芸回神,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文竹軒中……

“本殿說了不用你們服侍,出去!”

裡麵傳出了一聲冷酷地厲喝。

顧雲初凝眉,推門而入。

“夜,是我,我知道你受傷了,你不必瞞著我。”

眼前,男人上身裸-露,肌肉線條有力,體魄精壯結實,精乾非常,足以讓女子麵紅耳赤。

可是顧雲初的目光,卻落在了他腰腹之處,那裡一道血痕觸目驚心。

她風一般掠到納蘭淩羽的身前。

那是一道劍傷,傷口深有半寸,微有癒合的趨勢,卻有一部分又崩裂開,鮮紅的血液隨著他的動作滲透出來。

“到底誰把你傷成這樣。”顧雲初眸底冷光一現,眼中猛然迸出了一道淩厲之色。

納蘭淩羽見無法隱瞞,抬手撤了一塊紗布,就纏上去。

“冇事,隻是小傷而已,我還不放在眼裡。”

顧雲初眼睛裡有些熱。

他身上除了那道鮮紅的痕跡,還有幾道小傷痕,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弄成了這個樣子。

顧雲初強行從他手裡奪過紗布:“不知道我是藥師麼,你這樣包,傷口怎麼好得快。”

她取出了自己煉製的療傷藥液,小心地傾倒在他的傷口上,藥液碧綠透明,散發著一股清香,沾上了他的身子,立刻就被吸收殆儘,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癒合。

納蘭淩羽歎了一口氣,一把將她樓入懷裡,下巴抵在她的頭頂,道:“雲兒,我真的冇事,你莫要擔心,這樣的傷我從小經曆了不知凡幾,早就習以為常,便是自己也能處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