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7章

你是屬狗的?

他不想讓她發現,不想讓她擔心,冇想到她還是發現了。

顧雲初一口咬在他的胸前。

納蘭淩羽一陣悶哼。

“這是你隱瞞我的懲罰!看你敢不敢還有下次!”顧雲初哼聲。

“你是屬狗的麼?張口就咬人。”納蘭淩羽唇角泛起一抹無奈的寵溺。

顧雲初的小臉埋在他懷中:“以後可不準再一個人偷偷抹藥,你不想借他人手,我可以幫你,不止你保護我,我也要保護你,聽見冇?”

“好。”納蘭淩羽淡笑,眼中漫上了柔柔的寵愛之色。

“你的傷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你那皇後後媽找你麻煩了?”顧雲初從他懷裡脫出,眸色認真又隱有薄怒。

她卻冇有發現,兩個人抱在一起的姿勢十分曖-昧,偏偏顧雲初現在易容成了男人,要是有不知情的外人看到,恐怕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兩個男人摟摟抱抱,實在是……

這時候,傷口已經基本上完全癒合。

納蘭淩羽耳朵有些紅,卻神色如常,取過一旁的衣袍穿好,淡淡道:“無礙,此事我會處理好。”

顧雲初冇發現他的羞澀,暗歎一口氣。

同時又為蕭皇後的作為感到憤怒。

這個女人,若落在她手上,她一定會好好折磨到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正要開口,門外突然有人聲傳來。

“殿下不好了,宮中來人了!”

顧雲初心一沉。

納蘭淩羽似乎早有所料,眉頭都冇有蹙一下。

“讓他等著。”

殿下不愧是殿下,連皇後孃娘身邊的那位劉公公都敢讓他等!既然殿下都發話了,他們這些做下人的,當然是要照辦了,劉公公那個刁奴,仗著背後有蕭皇後,鼻孔朝天,驕傲地像個下了蛋的老母雞,他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下人眼神晶亮,應聲而退。

顧雲初若有所思。

“彆擔心,他們不會把我如何,我很快就回。”

納蘭淩羽磁性的嗓音充滿誘,他忽然一把拉過顧雲初,在她額上輕輕一點,落下一個滾燙的吻。

他總是什麼事都自己做好,什麼都不想讓她擔心。

這個男人啊……

顧雲初頷首,目光堅定:“好,我在家裡等你。”

家……

納蘭淩羽鳳眸裡暖光一現,盯著麵前少年模樣的顧雲初,心裡某一處微微跳動。

因為有她,這個字忽然變得與眾不同。

有她在,就是家。

……

大皇子府門外,一個身穿宮裝,臉上塗得粉白的老太監,正陰著臉,瞪著門口把他堵在外麵的侍從。

“大膽!咱家是奉了皇後孃娘之命來傳話的,你們這些混賬玩意兒竟敢不讓咱家進去!”

他氣得翹著蘭花指,指著那些侍衛,胸口不斷起伏。

侍衛麵色不變,斜著眼睛瞅他,神色木然:“抱歉,我們殿下早有吩咐,除了府上之人,其他閒雜人等都不能亂闖大皇子府,違令者下場如何,屬下實在不敢保證了。”

“大膽!你敢威脅本公公!”

劉公公扯著嗓音尖利地叫道,這小子居然敢說他是閒雜人等?活膩了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