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1.章

隱傷

還有羽哥哥身邊的那個不要臉的臭男人!

隻要她變得更優秀,她一定有機會得到羽哥哥的心!

皇甫茗玥也是這麼想的。

她深吸一口氣,拉住了皇甫茗音,示意她冷靜:“姐姐也是與妹妹一樣的打算,隻是那雲朝丹師身份尊貴,姐姐想要拉攏他,還需要費一番時間,像他那般本事高強的丹師,我們輕易不能用強的,這件事,還需要徐徐圖之。”

皇甫茗音點頭,眸子裡閃爍著清靈的光華。

……

粼粼燦陽灑落在金色的宮瓦上,鎏光璀然。

朝鳳殿裡氣氛沉悶,將外麵的明朗舒日的景象隔絕在外。

“娘娘,蕭丹師來了。”

門外,劉公公尖著嗓子回稟。

殿內,昏暗的光線下,一個美婦皺著眉頭,躺在的雕花床帳之內。

她眼下有些疲色,聽到劉公公的聲音,緩緩起身,抬起了眼眸,眸間湧動著煩悶之色:“讓他進來。”

語聲落下,冇一會兒,殿門一開,一陣冷風就灌了進來。

“老臣來遲,特來為娘娘診脈。”

蕭恒一身墨色長袍,走到了床帳邊。

他眉峰沉冷,卻麵對蕭皇後時,頗為恭敬地躬身行禮。

“嗯,你來得正好,本宮自從上次元氣大傷,這兩日更是心力不支,煩的很,雖吃了這些天的丹藥,卻還是丹田隱痛,你好好給本宮看看。”蕭皇後眉頭緊鎖,從床帳內伸出了一隻皓白如玉的手。

蕭恒依言上前,為蕭皇後把了脈。

“娘娘是因為施術反噬,傷了臟腑,老臣早與娘娘說過,那些咒術十分厲害,若遭到反噬,會傷及根本,娘娘又在傷後動用了元力,這才加重了傷情,老臣勸娘娘這兩月,還是不要再動元力為妙。”

蕭恒眉頭蹙起。

蕭皇後聽罷,麵容一皺,眸子裡浮現煩躁之色。

“若非那小子,本宮何需勞心費神,害得本宮變成瞭如此,實在可恨。”

要不是那天納蘭淩羽那小子,觸動了納蘭長風,讓攝魂珠產生了波動,她用得著出手製止?

都這麼多年了,納蘭長風心中有什麼想法,她豈會不清楚,當年他甚至偷偷擬下了儲君之位的詔書……

幸而她早有準備,也不懼那小*搶了她行雲的位置。

一切都是因為他!

思及納蘭淩羽,蕭皇後眼中迸射出一道戾氣。

“娘娘,現在陛下心中隻有娘娘與二皇子殿下,無妄帝國此刻都在娘孃的掌握之中,大皇子便是再有能耐,又有什麼本事與娘娘作對?您還是聽蕭丹師的勸,養好身子纔是呢,何須為大皇子分神,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在她身旁的宮婢上前來,為她點上了醒神香。

蕭皇後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

“行了,該如何做本宮心中有數,本宮的還元丹也吃完了,便趁此,你再為本宮煉製一爐吧。”蕭皇後閉著眼睛,斜靠在軟墊上,擺擺手。

“如此,老臣告退。”

蕭恒拱手,退出了朝鳳殿。

次日。

宮中某殿之中,一陣濃重地藥香從屋子裡慢慢溢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