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4章

變故【2】

“皇後孃娘心脈受損,本來就不能再行刺激,都怪本丹師冇能事先想明白原因,原來你故意遮遮掩掩,就是想要掩蓋你根本治不了娘娘傷的事實!”

“本丹師為娘娘護心脈這麼多天,就因為你的診治,讓本丹師前功儘棄!你還敢大言不慚,說是給娘娘做診治?誰給你的膽子!”

蕭恒一聲接著一聲,緊逼顧雲初。

他麵色陰冷如啐了毒,死死地鎖在她的身上。

蕭皇後身旁的秋月也是眸光淩厲,當場就指揮宮衛:“都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把這意圖謀逆的混賬拿下!”

宮衛立刻湧了過去。

顧雲初身上立即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勁氣,宮衛們甚至還冇有靠近她,就被那顧令人窒息的氣息給逼退數步。

“你們想要汙衊陷害,我雲某人可不能忍,”她眼風淩厲,側目望向蕭恒,唇邊一抹冷芒化開,“皇後孃娘心脈瘀滯,你不加以疏通,反而以圍困之法去走反向,導致淤堵永遠難消,還好意思跟我說護心脈?”

蕭恒被她這麼一指,眼色一冷,嗤聲:“娘娘那可是遭受反噬,若不這麼做,一不小心後果不堪設想,你初生牛犢,簡直不知所謂!根本不知道後果的嚴重,就敢質疑本丹師!”

顧雲初輕笑一聲。

如果是彆人,想要用傾瀉之法,當然是十分危險,一不小心就容易萬劫不複,而她的銀針之術,卻精準無比,又能完成常人所不能的通穴的辦法。

這個蕭恒,又怎麼會懂?

顧雲初麵如泰山,平凡而又淡然的麵龐之上,毫無波瀾。

“我行不行能不能,麻煩你用眼睛看,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了,你要是不信,不妨問問皇後孃娘,我的診治到底有冇有用。”

皇甫茗玥原本被剛纔的情形給嚇得麵色驟白,現在聽顧雲初這麼一說,連忙轉頭麵向蕭皇後:“母後,您可覺得身子有好一些?雲丹師所說可是真的?”

蕭皇後緩緩坐直了身子,擦去了唇邊的那抹觸目驚心的紅色。

她擰眉感知了片刻,忽的,眸底閃過一抹驚異:“好似,本宮自從吐出了這口血,全身變得輕快了許多,也不似之前這麼乏累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身上千鈞的大山,一下子被移開了一般,讓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又覺得心口大悅!

就隻是剛纔片刻的工夫,甚至冇有吃一顆丹藥,也不知這雲朝做了什麼,她當時隻覺得渾身如貝一陣暖流所包裹,非常舒適。

蕭恒雙眼一睜,臉色立刻有些扭曲起來!

“娘娘!此事非同小可,此人的辦法根本就是一派荒謬,剛纔娘娘吐血,顯然是因為他加重了經脈破裂導致的,您萬萬不能相信這個小子!”

他臉色陰沉如能滴出墨汁。

蕭皇後卻皺眉,心生疑慮,閉目凝神,小心催動體內的元力。

而下一刻,卻是發現原本狂躁的元力,這時竟然變得順從了許多,更讓她吃驚的是,她受損了的經脈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恢複了三成。

言語可以騙人,可是她身體的狀況卻騙不了她。

她驀然睜眼,眸光宛如化成了實質,落到了顧雲初身上。-